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

我和身邊人從來沒有詳談過政治,因為他是一名道道地地的「港豬」,連選民身份也沒有登記那種。

選舉在即,看選舉論壇,我閒話家常說我星期日會去投票,投鄭松泰。他問我,誰是鄭松泰。

「熱血公民。」聽畢,他的面色大變,一如世人的目光,認為「熱狗」都是衝動的、愚昧的、港獨的。

我說:「熱血公民不是港獨,相反,他們要求永續《基本法》,是一個很有遠見的理念。」

他不屑地翻翻白眼,「港豬」上身,沒耐性聽我說下去,大概認為這些都是事不關己的。

「你認為不關你事?你知不知道《基本法》只保50 年不變。即是30 年後,你層樓將要供完再供,甚至被強行收樓。因為《基本法》寫明只限到2047 年,到時政府大條道理為所欲為。」

他有些錯愕,因為講緊層樓便關佢事了。

我續說:「永續《基本法》就是要打破2047 年的大限,讓香港能得長治久安,起碼保住你層樓。不要以為這種說法子虛烏有,事實上溫州已經發生了類似事件,因為土地使用年限已過,被政府徵收相等於樓價1/3 的稅款(大意是這樣),你以為香港會例外嗎?」他開始有點緊張。

「提出這個論點的,是陳雲。在很多年前提出時,大家笑他杞人憂天、無中生有,到後來他出來參選作為口號,到今時今日很多政黨都抄襲他這個概念,因為大家都意識到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,大家都開始認真對待了。能夠想得出這點的,不是聰明,而是真真正正的大智慧。而陳雲就是熱血公民的聯盟成員,他們比其他政黨都更深謀遠慮、更言之有物,走得更前、更遠。」

「你知不知道,黃洋達是個辦報紙、搞電台、寫書的人。不要以為說得那麼容易,肚子沒有墨水,能辦得成嗎?換轉是你,大概連字都未識寫幾個。不要膚淺地認為講粗口就是粗人,黃霑都是個粗口達人。他們都是有理想、有思維的人,不是一味只懂暴力、謾罵,他們認為現在離港獨之路尚有一段距離,不如趁在這段距離中,尋求令中央和香港能夠和平共處的方法更加實際,所以提出永續《基本法》,用最溫和的抗爭為香港謀取最大的保障。」

「而我想投的鄭松泰,前幾日就在選舉論壇上,因為自由黨的周永勤退選,他即時決定放棄已預備好的講詞,扙義為周永勤聲討何君堯。要知道在論壇上每分每秒都很寶貴,而且這個更是建制派的人,幫他出頭對鄭松泰一點好處都沒有。很多人事後說,鄭松泰爭光環,喂,當時只有幾秒時間,聲討之事褔禍未知,萬一光環爭不成,落得一個誹謗之名,甚至成為下一個打壓對象呢?好端端的有一篇穩紮穩打的講詞你不唸,反而臨場爆肚?現在是選舉論壇,不是街頭抗爭喎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你會嗎?你敢嗎?將心比己,我真的不會也不敢。單憑這一點,我看到他的真誠。我的意思是,一顆赤子之心。」

身邊人竟然聽足幾分鐘,沒有打斷我的話。他有點猶豫了,不再把「熱狗」視如敝屣。

「如果你有投票權,你會投熱血公民嗎?」我問。生平第一次問。

「或者會吧。」語帶腼腆的。

當下我著實欣慰,但同時也感到可悲,因為他根本沒有投票權。而四年之後,投票仿佛是件遙不可及的事。

今年,遺憾我未能為熱普城多爭一票,然而但願有誰看到我的肺腑之言而有感,請及時行義,投熱普城一票。

#不是選舉廣告
#香港島7號鄭錦滿
#新界東4號陳云根(陳雲)
#新界西5號鄭松泰
#九龍東10號黃洋達
#九龍西7號黃疏民

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

這幾天我在追韓劇「我的冤鬼女友」,J2 台在做,所以我就上網看了。故事不長,才十多集,前晚一直在看通宵,看到他起床了,我還未睡。

他問我在幹甚麼,我隨便答一句「追劇」,他好像愣了一下,沒再理我了。後來我想他也覺得奇怪呢,我這種人竟然會追劇。

男女主角都演得很好,我看到哭了,看畢後還意猶未盡,重新再看一遍,感覺有點自虐的。其實我還真的好久沒有感動到流淚了,人愈大,愈不容易掉眼淚。

推介一下這套窩心的愛情小品劇給你們,看有沒有刺激到淚腺。


2016年7月4日星期一

前些日子,身邊那個他忽然問我到底結婚多久了。其實我也沒上心這事,默默算了一下,應該有三年了吧?

他反說,才三年嗎?

我眨了眨眼,再眨眼,頓時語塞。我還以為他會驚訝時間過得那麼快,沒想到,他還嫌慢了。

消化過後,我想我明白了,因為我們好像已經很久沒慶祝過甚麼的,生日沒有、情人節沒有、結婚週年紀念也沒有。上年忘記了是要慶祝甚麼事,我說就上北京道吃一頓好的,結果上到去因為他穿拖鞋,餐廳不讓進,後來就不了了之。

我問他,想要甚麼禮物呢?他總是說沒有。他有時順口也會反問我,我也是回答沒有。說真的,還真是沒有甚麼我是缺的。

別人看來,平淡如水的相處方式,我們卻是從容自在的。沒有很刻骨銘心的情節,因為生活就是這樣。我心裡是慶幸的,你知道嗎,其實遇到一個能夠共處包容的另一半,比找尋烘烘烈烈的愛情更天荒夜談。

2016年6月23日星期四

嗨,別來無恙嗎?

真的很久沒有上來了,不知道還有人在嗎?前些日子,我跟友人還打趣說,幾年前流行寫網誌,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市場了。

寫了那麼多年,喜歡把生活記錄下來,那些深愛過的、傷心過的、遺憾過的、再變成無關痛癢的,回頭一看,統統都只是小事一樁。就當應了老掉牙的一句話:「人要勇敢向前看」,往事就是往事,我老早就學會把故人舊物看得風淡雲輕,畢竟我沒有必要讓自己過不去。

如果人有九十歲壽命,我已經過了超過三份之一。你說,三十年,感覺好像很漫長的,然而活在當下,其實一天廿四小時還嫌不夠。

祝大家都幸福。

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

偶然想起一個發生在十年前的故事。

那時我在一家貿易公司當暑期工,一天我收到了一個電話,電話中的男人說他撿到了一個錢包,裡面放著一張合照,照片後面寫著一個電話號碼,於是他按照這個號碼打來,希望我能幫他聯繫到物主。

掛線後,我沒把事情放在心上。幾年後,我幹著同一件事,我把某人的照片,放在錢包裡。

照片的背後我寫上自己的聯絡電話,心裡想的就是怕有一天我出了甚麼意外,可以有人幫我告訴他。

那時的我會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能沒有他,恨不得做盡天下事來證明自己的忠貞。光是想,如果明天他不在了,那我該如何獨個兒走下去?我的天便要塌下來了。

我清楚知道這是我愛他的一種方式,然而大概連我自己都想像不到原來要放下一個人是如此輕而易舉。當自虐到了一個期限,你再也想不出甚麼辦法去延續這份愛的時候,你便會自自然然轉身,離開。

對,他仍然在你心中某個角落,要是說我忘記了,那是自欺欺人的話。我怎可能忘記我曾經深愛過的人呢?但令人念念不忘的,不再是一些人,而是一些情節、一些感動、一些我們永遠再不能尋回的勇氣和天真。

2015年6月4日星期四

生日過後,一年又過了一半。活在同一天空下,每天都幹著相同的事,不就是睜開眼上班、天黑了下班。重重覆覆的舉動令時間特別容易過去,頭髮已經三年未剪,眨一下眼,原來已經結婚快兩年。

搬到新居兩個月餘,還有很多東西未執拾好。我感覺老了,搬了那麼多次,這次我真的累了。別人也許會為安居置業而興奮激動,我卻沒有,每天回家都只是想好好睡覺而已。我的睡房面對著一大片遼闊的河流,我卻把窗簾全放下了,我純粹不想給早上的晨光曬到。廚房進去還連接一個大平台,起初還想得很美好的,晚上賞賞月是多美妙的事,可是現實卻鮮有步出平台,怕熱。

唯獨給狗狗住的天台,我倒費煞思量。對,我就是這種人,在別人眼中是夢寐以求的享受,我卻無關痛癢的。幾個月前我把舊房子賣掉的時候,他跟我說,心裡有點難過。我問他為甚麼,他說,因為覺得這家房子各方面都很好,賣掉了,再也買不回來。當初我花了四個月時間裝修舊房子,老實說,是挺美觀的。我卻只聳聳膊,說:「沒關係,不去想就好。」我的確沒放在心上,反正我個人需要的,只是一張床而已。

後來物色到這個新房子,不是因為它三房兩廳的高實用率、它的大天台跟大平台(對,是高樓大廈內天台連平台的超級罕有單位),也不是因為它廣闊的河境(雖然這點已經算在價格內),我看中的,是足夠讓狗狗頣養天年的生活環境。

2015年2月17日星期二

很久沒寫了,還有人在嗎?

上年年中,我又轉回老本行。也許人性就是這樣,年紀愈大,愈不願意面對風險,併命往安全網裡鑽。畢竟我也只是凡人一個,不敢妄想發達,但能夠安定平穩地過一生,就已經很於願足矣。

這陣子發生了一些事,我拾到幾隻小狗,為了牠們,我決定搬家了。我是個一意孤行的人,只要我下定了決心,我就非要做到不可。我很感激另一半的包容,我知道我虧欠他很多。然後,我的一隻老狗意外過身了,餘下的伴是個堅強的漢子,表面上若無其事,但每天上街都會在老地方嗅來嗅去,總是希望懷緬老伴的氣味。

貓貓狗狗,應該說是一切的動物,對生死都看得很開。牠們不是不會傷心,不是不會痛,只是牠們比人類豁達單純。我問我老公:「如果發生了甚麼不幸的事,你會傷心嗎?」他說:「當然會,但不可以讓自己太傷心。」我點點頭。對,這是我這幾年的體會,人,切忌沉醉於傷痛之中。

時不時,我爸看到街上斷手斷腳的乞丐,心有不忍,給了一百塊,他回來總是問我們這樣做對不對。我媽常常潑冷水,說我爸頭腦一輩子都是這樣簡單。我說,只要自己覺得做了心就舒服,那就做吧。聽了,我爸就釋懷。

明天就大年初一了,我希望在此提醒一下,不要浪費食物,尤其是肉類。我一直都是這樣說,如果做不到茹素,就不要讓生靈白白死去。行善有幾百萬個方式,只要心存善念,就自自然然有種同理心。

祝羊年快樂。